经典MV《亡灵序曲》

无意中在朋友的QQ空间里听到这首歌,一下就被开始那钢琴的旋律吸引住了。马上GOOGLE了一下,原来MV也是那么滴赞。

Flash动画

  
亡灵序曲是网上广为流传的一部经典的关于魔兽争霸3的亡灵族的MV,其中动画部分由WarCraft3里面的过场CG剪辑而成,背景音乐为芬兰Dreamtale乐队的曲子The Dawn,因为美国大片《勇闯夺命岛》中的插曲也出自该乐队的乐谱,所以很多网友也听出很多相似之处。

  The Dawn之所以成为亡灵序曲是从2005年说起,其中国内最权威的电子竞技网站Replays.Net WarCraft3论坛的亡灵天灾专区把一名网友所推荐的这首曲子定为亡灵专区区歌,然后论坛一名叫做飞向云端的网友在一周后制作了这部MV,以The Dawn作为背景音乐,并起名为 亡灵序曲 。


对黑暗的信仰 对力量的渴望 对邪恶的忠诚 对统治的向往 他们流着高贵的血 他们把堕落看成一种升华 他们是不朽的不死亡灵。

小阿的背景故事(转载,佚名)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无庸置疑,阿尔塞斯是一个比尤利安更加悲情的角色。尤利安是在追逐力量和权势的极度自私主义情结中堕落的,玛维那小条子说得没错,他压根就是个恶魔。吞噬古尔丹的头骨,盗窃萨格拉斯之眼,用法术撕裂大地,召唤娜迦族,投靠基尔加丹……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身的强大与权力,而从未考虑过别人的生存.他不惜向邪恶力量出卖灵魂和牺牲世间的一切来达到这种目的,这种气质本来就是恶魔所独有的。如果不是对小白虎还残存一点肉欲,这个家伙的人格已经可以与他所击败的那个鬼王不相伯仲了。

  而阿尔塞斯就不同了,他曾是一个爱民如子,满腔热血的高贵王子。他爱他的朋友,爱他的国家,他的内心曾经如乌瑟尔所说的那样,只有光明和爱。我无法忘记,在混乱之治第一章“小城护卫战“结束时,小孩子TIMMY问他:HOW ABOUT THE PEOPLE WHO WERE TA KEN AWAY?(那些被兽族捉走的人怎么办?)这时,高大的阿尔塞斯低下头对孩子用那种又温柔又坚定的语气说“don’t WORRY SON,I WILL BRING THEM HOM”(别担心,我的孩子,我会把他们带回家的。)在他的声音中听不到一点贵族的骄傲和战士的狂妄,有的只是对人民的一片无私的热爱。但命运却一次又一次地捉弄了他,起先是不通孔孟之道的兽族背离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战争准则,杀了UTHER的信使,令他悲愤不已,接下来,他并没能救
回那些村民,因剑圣在最后一刻杀光了所有的人质,使他无法完成对小TMMY诺言。也许在三维动画里无法表现出他的内心苦闷,但我认为,他对这两件事没有办好(尤其是人质被杀害一事)都有相当挫折感和负疚感,尽管这并不是他的错。接下来的第三章中,他看到了不死族的怪物.你们可以细细品味一下他第一次看到SKELETON战士时的那句话:“WHAT THE HELL IS THAT?“(那些究竟是什么?!)的语气,他的声音中与其说是愤怒,还不如说是惊恐 .毕竟,他无论如何勇猛,但终究也只是个初经沙场,且自小在皇宫里享受慈爱和幸福的年轻人。人类对恐惧的反应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逃避,一种是拚死一战。BIZZARD对这点拿捏得极准,而阿尔塞斯这种不自由勿宁死的猛士明显属于后者,他后来之所以发疯似追杀麦尔干尼斯,一半是愤怒,一半也是为了结束自己的恐惧根源,也许他天真的以为恶魔麦尔干尼斯一死,那些可怕的不死怪物也会从他的恶梦和生活中消失。


  但命运又一次地捉弄了他,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有,第四章杀KEL SUAN那一节中,有一只装在笼子里的食尸鬼,它不会攻击人,只会胆怯地四处躲避,当鼠标放在它身上时,会变成黄色的非主动攻击模式。这是WAR3中唯一一只不会主动攻击人的GHOUL宝宝,你们可曾注意到它的名字?

  它叫TIMMY,就是第一章里那个被阿尔塞斯拚死从狼人手中救出的天真的孩子.显然他又走丢了,而他的母亲正在家门口等他回来,却不知他已经变成了GHOUL。(那个母亲站在房子边上,如果你接近她,便会从房中跳出几只GHOUL将她杀害,然后扑向你。)

  也许BIZZARD实在没有多余的资金,以一部专门的动画来描述阿尔塞斯与食尸鬼TIMMY 的重逢,但那一幕悲剧是很容易想像的,阿尔塞斯曾经答应过TIMMY要将人质带回家的。圣骑士的诺言是神圣的,但他却失败了,可正当他觉得失信于孩子,无颜面对小TIMMY时,小 TIMMY竟然已变成了……原本自信满满,朝气蓬勃的他居然发现自己非但无法完成自己的诺言,甚至于都没有办法保护这个天真可爱的孩子……

  第五章里,命运(或者说是BIZZARD)继续捉弄阿尔塞斯,他的亲密战友,无辜村民相继变身成了恐怖的丧尸,而我们这位曾经渴望以生命来保护国家人民的年轻王子,此刻却不得不惊恐万状地亲手杀死这些昔日的骨肉兄弟,子民……对此我已无法评论.

经历了连续5个章节的沉重打击,阿尔塞斯能憋到第六章里才发作,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第五章的结尾,阿尔塞斯强烈要求统领骑兵,与其说是对胜利的渴望,我倒觉得那更像是他的一种潜藏的恐惧,毕竟面对憎恶之类的不死怪物,HP只有420的步兵太儿戏了。


  第六章是阿尔塞斯最具争议的一章,我倒觉得坛上一大群FANS疯狂讨论不死疫病是否可以治愈,实在是很无聊,这本就是只是个虚构的病症,具体的医疗措施恐怕连BIZZARD也没考虑过,只是剧情需要这么编而已.我想也不必讨论.关键在于经历重重打击之后的阿尔塞斯,在此刻做出这样的决定,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了。

  作为保护者,他已经失败太多次了,他救不了UTHER的信使,也救不了人质,救不了可爱的小TIMMY,也救不了小TIMMY的母亲,甚至于救不了生死同命的战友兄弟……他所能做的,只是坐看人民的死亡和蜕变,强烈的挫折感和负疚感,已经将他高贵的荣誉感打磨殆尽,作为一个初谙世事的年轻人,他本就不知道这种事情应当如何决择,而号称经验丰富,圣骑第一人的老杂种UTHER这时却连狗屁主意也没拿一个,只是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官话“然后明哲保身地溜走了,却将这个要命的烫山芋扔在阿尔塞斯手上……对于既正处于人生低谷的阿尔塞斯而言,此刻既没有朋友帮着拿主意,又没有老师可以引导,一向仰为倚靠的资深老杂种兵变了,心上人也溜了,手下的军队人心浮动,紧压着心头上的还有一大群随时会尸变吃人的疯子和时隐时现的恐怖魔王……我觉得不论事后怎样,但在当时他的确是别无选择的。

  宁可让他们的灵魂在我的手中没有痛苦地升入天堂,也不让恶魔将他们的灵魂打入地狱,(更何况,变成的僵尸后会咬死更多的人.你没看见,西瓦娜斯想求死也还求不来呢,可见变僵尸远不如安乐死来得痛快。)谁敢说在那种千均一发,生死一线的时刻,这种决定是错的?!!——换了是我,我只怕杀得更多。于是阿尔塞斯做了他该做的事……

  我承认,屠城这件事是对阿尔塞斯的终极打击.我们可以看到阿尔塞斯真正的蜕变从此时起已经开始了。他也许已经隐隐地意识到命运似乎根本就不允许他做一个保护者,或许他更适合做一个渴饮敌血,饥餐虏肉的战士,或屠夫……

  但不论如何,这次屠杀都是他内心深处的一根毒刺,他压根不敢面对那种罪恶感,即使是他当了DK后也一直在思考那件事。(在寒冰王座的路上,他的头脑里回响的对话也还是绕着那件事.)我虽不敢说他是后悔,但至少也是极度地内疚。这种感觉很奇特,就像你在饿极了的时候,吃了一只蛤蟆保命,事后虽然不后悔,但臭味却?无法消除的。也许正是这种无法承受的负疚感令他舍生忘死地去北方杀麦尔干尼斯.也许他认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赎他的罪。

  随后的发展中,阿尔塞斯已经明显地麻木了,所谓虱子多了不咬,连城都屠了,那矮子和佣兵的死还算得什么?在他看来,唯一的赎罪方式就是杀了麦尔干尼斯,只要杀了麦尔干尼斯,灭了不死族,那么所有的过错就都是可以被宽恕和理解的了。

 第七章上命运连最后的赎罪机会也没给他,当他神昏智散地拔出霜之哀伤刺向他父王时,一切都完了。但我总觉得阿尔塞斯变成DK之后如此好杀,与其说是其本性凶残,还不如说是一种逃避,或是一种破罐破摔。尽管他站在永恒森林边回忆童年,尽管当圣骑士们指责他弑父叛国时他黯然无语,但这些却都已无法挽回了。即然无法挽回,不如索性一杀,用血把自己灌醉,也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也许只有这样才更像一个不死族……

  在游戏的最后,阿尔塞斯孤零零的一个人,佝偻着腰,艰难地在冰封王座的山路上步履蹒跚地挪动着.在他身上,我找不出丝毫胜利的喜悦,也看不出傲视群雄的万丈豪情,甚至看不出一点点不死王者的嚣张气焰,我只看到一个被宿命和诅咒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年轻人,正疲惫不堪地被拖向命运的终点.他的脑海中反反覆覆地重复着那些痛苦而无奈的回忆,正是他一生的悲剧……

  在结束的画面中,阿尔塞斯如冻硬的死尸般倒在王座上,任由风雪盖满全身,那一种形影相吊,孤寂落寞的萧索意味,配合惨淡凄凉的挽歌在冰山上回响,我突然明白BIZZAR D想要表达的意境。那是痛入骨髓的悔,与恨!


魔兽争霸里竟然还有如此感人的故事,以前竟然一直没注意过。

[本日志由 firefly 于 2009-07-15 06:53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3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